神兽

死都不会画画,撑死了产点文粮

你会留下来吗?(上)


#镁组的奇妙paro,双箭头

gerow最近有些在意他的邻居.准确来说,是每次跟在他邻居后面的男朋友.
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gerow对他邻居的男朋友真的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纯粹的在意而已.

自从mint连着烧掉了gerow两套房子之后两个人干脆就住在了一起,前者几乎承担了后者所有的住宿和实验经费作为补偿.他们的相处相较于一年前还是杀手和任务目标的关系来说融洽得不可思议,甚至还在这个基础上建立起微妙的信任来.
可那个郊区的小别墅之前也出了点意外.mint在凌晨三点敲开了实验室的门,拉起还待在实验台前的gerow花了整整两个小时开车把他送到了城市的另一边,这栋公寓底下.
“有人在追着我不放,那个家对你也不安全了.我得去其他地方避避风头,可能要花很长时间.”mint临走前这么说着,把房门钥匙塞到gerow手里,接着快速的朝他笑了一下.
那个屋子里到处都落着长期未使用的灰尘痕迹,但体积不是很大的实验仪器里面都有,崭新得没有任何瑕疵.mint肯定是不会用这些东西的,所以gerow不难猜到他在匆忙中还是挤出时间来搬了这些东西,桌子上甚至还有信封装着的零钱现金.

于是gerow就这么一个人在这里住了下来,只知道隔壁似乎还住着一位女士.当时还是春天,但直到入秋他也没能见到他的邻居一面.
碰巧的是,gerow在每次出门去便利店或拿外卖回来时经常能碰见邻居进门的背影,身后跟着一个大概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不一样的男性.
虽然也有可能是普通朋友,但每次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怎么看也不像一般的关系.每个人的性格和类型年龄都不一样,却都毫无例外都长得很正点.
有时是发型随意的高个子大叔,一个月后是金边眼镜气质很好的上班族,也有穿着白色短袖有着狗狗眼和健气性格的短发青年.

gerow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可这并不能阻止他的好奇心,每次都能找到无论性格还是样子都这么正点的男朋友,邻居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等gerow终于遇到将垃圾袋放在门口的邻居时算是明白到了事实总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他礼貌地朝着对方打招呼,同时意识到她是位有些发福的中年女性,是gerow几乎能叫阿姨的年纪.
这把他脑袋里面的问号拉直又扭成了一截呼啦圈.
科学家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心里多少有点落差.然后垂眸无意间多看了几眼地上的透明塑料袋,里面外形酷似宠物罐头的东西不下十个.
既然是废品,她应该不会介意别人拿走一些吧.gerow望了望空四下无一人的过道,弯腰拾起了其中一个空罐头.

不起眼的黄色包装上印刷着产品名称“男友罐”几个字,还有看起来非常欠缺真实性的宣传标语“让你获得理想中的男友!”.而上面着实贴着邻居其中一个男友的图片.
各地语言混合起来的公司名根本没法辨认.上面没有标注成分,而且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gerow歪了歪脑袋,罐头里蹦出来一个人一点都不科学,至少他的科学解释不了,就像他解释不了他的邻居一样.
于是他回到房间里用笔记本电脑上网试着搜索关键词,最后找到一个似乎是官网的网址,这个网站的做工粗糙得更像一个小学生的信息课作业,可广告栏确确实实和罐头上的描述一模一样.
一罐的价格并不昂贵,迟疑了一会gerow还是点击了购买,然后键入自己的收货地址.如果真的寄来了正好可以看看,就算这就是个诈骗网站自己什么也收不到,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之后过了大约一个星期,gerow收到了一个小包裹,可期间他没有买过那么小的东西,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那个罐头了.
打开后的确是跟印象想同的黄色罐头,还有附带的说明书小册子和光碟.gerow跳过了说明书开头感谢购买本产品等等一成不变的套话,上面说只需要把预先输入好人物的罐头放进水温合适的浴缸里等上半个小时,期间持续播放附带的光碟,就能获得只属于你的专属男友.
虽说要输入理想的人物,但黑发青年对此没有一点想法,他也没有特别喜欢的明星.
于是他只好打开手机相册,从头到尾翻了个遍发现能他觉得能看的下去的就只有mint,然后用电脑打印出以前两个人的合照剪下mint的那一部分贴了上去.年龄栏和现实相符合还是不久前的时候.

在准备温水浴的时候gerow按照要求打开罐头,试探着戳了戳里面粉红色史莱姆一样的液体,介于说明书上有请保持完整性的标识,最后放弃了取样的想法把史莱姆全部倒进浴缸里.接着回到客厅把光盘塞进电脑,运行上面的输入程序.
“在双亲抚养下长大,童年生活快乐的mint成年后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21岁时和你成为了恋人并从今天开始就和你合居了!.....”
音响由虚拟人声读出与gerow对mint的认知完全不同的设定,听上去倒更像是不上道的瞎编.

“gerow,我的衣服呢,你有看到我的衣服吗?”
浴室里突如其来的响声拯救了被光碟压迫用两块橡皮塞住耳朵的gerow,不能再熟悉的声线吓得他一愣,他记得他有关好门,所以不可能会有人进来.但他的身体比思维快一步对这个声音产生反应,走向房间从衣柜里拿上估计是mint原来留下的衣服走进浴室.
“谢啦,我就说我记得我在这儿留的有衣服.”
从浴缸里站起来,让gerow把衣服递给他的人的确是mint.粘上水珠的白色发丝,匀称的肌肉线条,语气,身体,甚至是那双有如太阳般闪耀的橙色眼睛,里面的光芒都和那个mint如出一辙.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gerow就没法控制自己的视线落在mint身上,有时候甚至没法专心致志做实验,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久而久之gerow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已经将这么一个人深刻在脑海里了.

这么想来,gerow也许的确是喜欢mint的.
他会在看着mint的时候觉得心脏似乎停止了几秒,他喜欢mint把他从实验室赶出来一起打游戏的晚上,在对方每一个关心的举动下感到胸口发涨.

gerow紧张的盯着瓷砖没敢去看“mint”换上衣服,耳垂红得的像是能滴血本人.直到对方忽然抚上他的侧脸才回过神来,科学家抿紧了唇线抬眼,白发青年正冲他笑着.
“怎么了?”
那是mint一贯的关心语气.意识到自己面前的人虽然和mint几乎一模一样却又不是mint后,gerow一方面稍微松了口气,另一方面却又觉得内心的空虚在逐渐放大.
“我以为你已经到其他城市去了呢.”
“我怎么可能会丢下你自己走啊,当然要回来跟你一起住.”mint眨了眨眼睛,就像是对方说了什么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
他不是mint,永远不会是.gerow想.说来也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被太阳这么温暖的对待呢?
“mint.”他斗着胆子开口,发音在对方的名字那里不自然的停顿了一下,那感觉就像他在叫着其他人一样.“我是说...你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吗?”
“我记得是在第三次暗杀失败之后,我们一起住了没多久的事情吧.虽然我不应该乘人之危....但是gerow那天喝醉的样子真的很可爱.”杀手挠了挠头发说道.“好吧,我可以再说一遍抱歉.”
gerow觉得他耳根的温度又有往上烧的趋势,接着这个mint所描述的记忆根本不像光盘里所说的那样.
他们的确一起去喝过酒,还在一个聚会上玩了一些危险的游戏,险些擦枪走火了.mint因为国王游戏吻了gerow,但当时gerow没有一点这是个游戏的认知,他以为mint只是真的想要吻他.
回到家时两个人都醉的不轻,过了一会儿mint说:“要不咱们刚才那个不算吧.”于是gerow知道了mint果然在意之前的事情,他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所以他没有说话,那之后也没有提起过一点,事情原本应是这样结束的.
但在这个mint口中他们之后发生了肉体关系,除了从这一段开始事实的走向变得不同以外,之前的事情都在现实中发生过,他统统都记得.

gerow没有告诉mint他是从哪来的,甚至烧掉了之前用的说明书,如果知道了自己是从罐头里出来的,一定会非常不安吧.就算是为了自己小小的一点自私,他想多拥有mint哪怕一天也好.
虽然公寓里只有一张床,但gerow觉得就算有再多张床这个mint也只会选择跟他睡在一起.
自从又变成一个人居住之后gerow的生活习惯又开始变得没有规律,mint改变了这一点.
因为考虑到外面也许还有满世界追着那个真mint跑的人,gerow尽量严肃起来不准他出门,要不然就不准他碰自己.虽然gerow看见mint脑袋上无形的耳朵耷拉了下来,但mint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而且gerow对他的吸引力似乎比什么都大,于是便答应了.因此每天早上mint只要比gerow先醒,他都会叫好外卖并且有充足的时间待在床上等到叫醒gerow的时候,确保gerow早上起来自己都能陪着他,然后在睡觉时间又把科学家抱回床上.
mint说这个地方原本只是一个安全屋,没准备多少东西.除了新买的游戏机,他最喜欢干的还是坐在gerow旁边看着,然后自顾自的说个不停,gerow搭理他的时候会更起劲.事实上,可以的时候mint更愿意搂着gerow,有时直接抱着他就躺在沙发上开始睡午觉,后者觉得他大概成了一个人形抱枕.但毕竟已经深秋了,两个人挤在一起非常暖和,时间一长gerow甚至有种没有他就过不了冬的错觉.
有时距离太近,任何一部分身体的接触都能成为导火索.奇怪的是,纵使gerow一点这方面的经验都没有,mint就如他所说的那样很清楚gerow的敏感点.mint对gerow青涩的身体评价时也足够让他兴奋起来.
这些日子他们不是在聊天打游戏就是gerow单方面被抱.这种情况下gerow在家里基本上没法工作,无论是纸质报告还是电脑档案在mint来后都会变得一团糟.gerow已经犯下了无法挽救的错误,但他心甘情愿.

第31天gerow慢慢挪开下意识抱在自己身上的手从沙发上爬起来,把被掀开的毯子盖回mint身上时,无意间瞥见对方腰间露出的一串日期,又抬头看看日历,刚好是今天的.
这么说罐头上是有保质期的.
mint迷迷糊糊地摸了摸怀里,发现什么都没有后不满的嘟囔了两声.“再来睡会儿啊gerow...五点有老客户叫我,下午叫我好吗?”
现在确实还早,一时间gerow也不知道能干什么,于是又躺回沙发上挨紧mint,这样就能听见他的心跳.它依然有力的在胸腔里鼓动着,一点不像要罢工的样子.
一种奇妙的困倦感从mint体温传递过来,等到gerow闭上眼睛又睁开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但身边却什么都没有.
桌上放着漂亮花体字的纸条,即使不署名gerow都看得出来是谁的字迹.mint告诉他虽然规定不能出门,但是这件事真的很重要,晚上就会回来了.
不知怎的,gerow有预感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gerow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钟敲响十二下,灰姑娘的魔法都会消失.

评论(2)

热度(2)